交集三部曲(六面兽X通天晓。悲向短篇合集,讲述六面兽与3个通天晓的故事)

亲爱的宝贝六面兽X白通,隐六面兽X头领通)




通天晓死了,被霸天虎的六面兽给残忍的杀死。
这个消息大大的振奋了霸天虎的士气,并成功的打击了汽车人的气焰。有什么比一个强大、勇敢的指挥官死去更能鼓舞或者刺激机的呢?霸天虎们狂热开了庆功会,一群机的目的只是畅饮高纯,所以谁也没有在意六面兽,就连主角离开了这个庆功宴都没人发现。

此时的六面兽在基地外的空地上一个机站立着,他看着天空。淡淡的说道:“情报官大人,在下不甚饮酒,所以一个人在此。并不为过吧。
一边的音板从暗处走了出来,摇了摇头。“因为你爱着通天晓,所以你才杀死了"通天晓",自欺欺人。”音板用不带感情的磁带声对六面兽一字一句慢慢叙述道。然后又慢慢的走开了


六面兽沉默了,最后自嘲的笑了笑。变成了战机模式跟踪着福特的战舰。他远远的看着福特把通天晓的尸体丢进了大海后离开。他随即潜入了海中来到了通天晓的灵柩前,通过玻璃的灵柩,他看到通天晓躺在一片白色花海上,安静的仿佛只是睡去了。六面兽打开了玻璃的灵柩,里面的花朵受不了海水的浮力,立刻蜂拥而出。六面兽只是抓到了几朵花,他默默的将花放进了自己的子空间。他静静看着通天晓许久,轻轻的摸上了通天晓的脸“迪恩。。。”

六面兽知道自己不是个喜欢热闹的机,他也不是个会信任别人的机。从内战中活下来的他清楚的知道高纯、电路增压器、乱交式的疯狂对接是可以如何轻易的可以杀死一个机,要活着就必须时刻保持清醒。就算加入了霸天虎,他也依旧保留了这个习惯保持时刻清醒。所以他在一群霸天虎里也显得十分格格不入,如果不是畏惧六变的实力,恐怕其他人早就对他动手了。在六面兽的记忆里,他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和迪恩在一起。那时他每日都可以放心的去充电,可以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即使当这个白色的陆战车穿上了天晓家族的马甲,改名为通天晓后,他也始终相信着他。他不是没有幻想过当内战结束后,迪恩是公共的执法官,而他就可以一直陪着迪恩平静的生活。他抱着这个想法加入了霸天虎并为之奋斗。

当迪恩的死讯传到六面兽的耳中,六面兽离开了塞伯坦。迪恩已经不再了,那塞伯坦的存亡对他又有什么意义吗?没有,六面兽走之前将他和迪恩一起生活过的家给烧了,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他一直宇宙中漂流,当惊破天找到他,他才知道原来已经过了那么多年,而通天晓居然再次出现并担任了汽车人的城市指挥官。他又惊又喜,一度已经疼到麻木的火种仿佛又重新跳跃了起来。他主动请缨前往地球为霸天虎效命。只为了能够见到通天晓,迪恩一定还没有死。只要能再见到迪恩一面就行。

“我是汽车人的城市指挥官通天晓!”面前的通天晓大义凌然的对六面兽说道。那瞬间六面兽觉得自己已经彻底绝望了,不。你不是通天晓,不是迪恩。。。虽然你长着迪恩的脸,但你不是我的迪恩。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的迪恩!为什么要玷污迪恩!!!!

之后的战斗六面兽尽量避开通天晓,尽管心理明白这不是迪恩,那只是另外一个穿上天晓家族马甲的战士,但每次看到那张熟悉的脸,他总会浮现出和迪恩在一起的记忆,从而下手总会迟疑。

汽车人的城市指挥官通天晓,是个障碍人物。必须除掉”音板在战斗前的会议说道,六面兽知道自己的心中那一刻已经决定了。即使你是个优秀的战士,但我不会原谅玷污了迪恩的人。决不容许你再度出现我的视线,我只要有迪恩就行了,其他什么人都不需要。若你举起武器反抗,我就亲手杀死你。

“迪恩,你知道吗。你就像这周围的花朵一样,纯洁不可玷污。今天我已经亲手干掉了那个冒充你的家伙,你是不是也一样很高兴。”六面兽打开战斗面罩轻轻的吻了吻通天晓的脸边,“迪恩,即使擎天柱把你给遗忘了,即使整个塞伯坦都忘记了你。我也一定不会忘记你”

你是深刻在火种中的记忆,即使把我全身撕裂,我这一生也无法忘记的人。我唯一深爱的人啊,迪恩。。。

 

 

我与你相似(六面兽X头领通。隐头领通X白通,六面兽X白通)


身为汽车人城市指挥官的通天晓,他有个众人皆知的习惯。每次只要他一完成所有工作,就会无意识花很长时间,面无表情地盯着基地里光洁如镜的墙壁,看着墙上自己的影像。为此汽车人中年轻的一辈都在偷偷笑这位指挥官都已经长得很帅气了,还这么在意形象。但他们谁都没有听到这位指挥官每次都会轻轻的苦笑自语“我越来越像你了,通天晓。”


“大哥,我愿意完成迪恩前辈的遗志,来支持汽车人的战斗!”为了擎天柱,一位年轻的优秀战士主动舍弃了自己的真正名字、身份以及过去的一切经历。带着满腔的热血,穿上了天晓家族的马甲,化身为了新一代的通天晓,作为汽车人城市指挥官,带领着汽车人的战士走向了一个又一个的战场,投入了一场又一场的战役中。

“我是汽车人的城市指挥官通天晓!”他大义凌然的对第一次见面六面兽说道,此时自己身上的马甲仿佛出现故障一样,随机的跳跃出了一些关于和六面兽有关的图片,好像是回忆??

“不。你不是通天晓,不是迪恩。。。虽然你长着迪恩的脸,但你不是我的迪恩。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的迪恩!为什么要玷污迪恩!!!!”六面兽愤怒的质问声通过内线狠狠地打在了自己的CPU上,他望着咬牙切齿浑身发抖的六面兽却无法开口回答。只能选择匆忙逃离。

在这场战役结束后,他立刻连夜读取了马甲里前任穿着者关于六面兽的所有信息。他通过马甲获得了他想要资料,但他也无意间窥探到了那个前辈隐藏着的情感。之后的日子里他开始有意无意的关注起了六面兽。这一定是受了前任穿着者的影响,而且六面兽是我们汽车人的敌人,关注他是个符合逻辑的选择。他随意找了个拗口的理由说服了自己。

他发现之后的战斗六面兽都明显避开与自己正面战斗,简直就是不想看到身为冒牌通天晓的自己。是的,我不是迪恩前辈。大家需要的都是通天晓,没有人需要的是真正的我,又有谁在意过我曾经只是个因为仰慕迪恩前辈而一心想成为个公正执法官的普通人呢?恐怕擎天柱大哥都没有过吧。

“我不能替代迪恩前辈,成为大家需要的通天晓吗”在终于正面交手的战场上,他抱着一丝希望鼓足勇气用内线问道面前的敌人

然而回应他的却反而是六面兽越发疯狂和残忍的攻击。“对不起,你不能。因为你终究不是他”随着最后一击落下,六面兽冷漠的回复道。

是的,我不是迪恩前辈。。。我一直到现在的努力原来始终只是模仿前辈,但我却忘记了我终究不是前辈。看着福特他们赶来呼唤着,他最后的意识给了他这一生下了最后的总结

 

再无交集(六面兽X套娃通,隐六面兽X头领通、六面兽X白通)


塞伯坦某荒凉之地


六面兽。我是泰瑞斯特协议正式任命执行官。迷尼摩斯·安比。”


“尊贵的执行官大人,千里滔滔来到这荒凉的无人之地找在下。只是为了和在下打个招呼吗”。在面前来访的白绿色矮个TF说出自己的身份后,六面兽只是挑了下眉,慵懒的回答。期间目光依旧未离开过手中的低纯。

六面兽,你的威胁指数在系统中被自动评断为"高"”。被调侃的迷尼摩斯·安比神情严肃的回复

“呵,那么您是为了逮捕在下而来吗?”

“不,我是继承了"通天晓"名字的新一任执法官。”

六面兽眯起了越发鲜红的光学镜,如果有霸天虎的人在,他们一定会立马躲得远远的。这个是六面兽动怒前的一个经典表情。

“这次我是为了确认迪恩前辈的记忆而来”不懂察言观色的迷尼摩斯·安比依旧继续着自己的话题,并未发现六面兽的任何不快“天晓家族的马甲中会保留着曾经穿着过人的知识与经验。”

“啪”随着手中的低纯被捏爆,六面兽怒气冲冲的变形成了战机模式飞向空中,“滚,别让我看到你再以他的名字或者脸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一定会亲手掐灭你的火种。”随即只留下了迷尼摩斯·安比迷茫的站在原地。



锈海边

战机模式的六面兽飞到锈海边,随即下降恢复人型模式。他打开子空间,小心翼翼的掏出了几朵已经风干但依旧保存良好的干花默默的看着。喃喃自语“呵,不知不觉就又过了几百年,连那海底的花朵都早已风干。原来你也一直还记得我吗,迪恩?”

“我不能替代迪恩前辈,成为大家需要的通天晓吗”六面兽突然想起了曾经在地球上奋战的那位年轻战士,在他作为通天晓的最后一战时用内线的对自己发出的询问。面对那张和穿着马甲时迪恩一模一样的脸上,那双漂亮蓝色眼睛如同月光石一样恍若出一丝月光的亮白的晕彩,那一样坚定而不失温和的声音。六面兽沉默了,随即愤怒了。结果他没有一丝留恋的对年轻战士下了痛手。

对不起,你不能。因为你终究不是他。所以我亲手杀了你。

六面兽轻轻的松开了手掌,花朵纷纷顺着无形的路线滑落到了锈海之中,浮在在上面,顺着水流的方向慢慢漂离开了自己的面前。好像如他和迪恩一样,彼此错过的一场邂逅,再也无法挽回。

“再见,通天晓,从此我们再无交集。“

END

评论
热度(10)

© 小米是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