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umbling abyess(通天晓中心,多CP短文)

很久不写文了,自从看了SIR叔写的一段话后,感触颇深。没错因为TF的生命太过漫长,所以CP才会这么多,却又这么合理。内心仿佛被唤醒了什么,于是又开始动爪码文。文中涉及的CP有3个,都是与通天晓有关的。这里的通天晓设定就是通天晓,并非套娃通或者白通。

 

 

Allspark nurture Cybertron and transformers(火种源孕育了塞伯坦家园与变形金刚)

Sum of all and by our spark driven.(所有的一切都是被我们的火种所驱动)
To conquer every Decepticons shown (立志战胜每一个霸天虎)

Braved the enemy, braved the battle (勇敢地面对敌人,勇敢地面对战斗)
Braved the death lonely and death(勇敢地面对孤独、疼痛和死亡)
Braved and beat them on my own(勇敢地面对,并且依靠自己去战胜它们)
But I've never over the abyss.(但我却从没能跨过这片深渊)

BY UltraMagnus(通天晓)

 

 

 

在最早的时候,谁都不相信通天晓是擎天柱的亲弟弟。虽然他们有着相似的涂装和载具,但谁都无法从他们身上挖掘出那种同火种源亲兄弟的那种特有感觉。就如同只有救护车才知道,曾经年幼的通天晓是如何的疯狂崇拜着他的哥哥奥利安。因为崇拜哥哥,通天晓将涂装和载具都效仿哥哥。甚至去努力成为一名执法官,只为修改塞伯坦的法案,让角斗士威震天别接近他老哥。

 

“通天晓(Ultra Magnus),今天起我不在是奥利安,我是整个塞伯坦的擎天柱(Optimus Prime)”在成为擎天柱后的哥哥对通天晓这么说道。

 

通天晓的蓝色光学镜黯淡了下,是吗,今天起你就不在是我一个人的哥哥了吗。你连小通(Magnus)都不愿意这样叫我了吗“明白,尊敬的PRIME。现在起我的哥哥是奥利安,而我通天晓(Ultra Magnus)是您擎天柱(Optimus Prime)最忠臣的指挥官“通天晓强打着最后的坚强恭敬的回应了擎天柱后转身离开,空气中只剩下擎天柱的一声叹息。

 

之后的通天晓和众多的塞伯坦民众一样经历了塞伯坦的内战并亲眼目睹了曾经家园的陨落,他带着塞伯坦上残留的博派士兵与震荡波开始长期抵抗。他明白擎天柱是把自己当下任领袖来培养,自己也一直以领袖对自己的期望作为最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几百万年里他都是靠着战斗和这个信念渡过。直到接到擎天柱的召唤来到了地球再次被任命为指挥官,他都不曾有过和哥哥可以独处的时间。哥哥的身边永远围绕着的是别人,他只能默默的看着大黄蜂可以对哥哥撒娇,因为哥哥是大家的大哥,而不再是他一个人的哥哥。

 

当通天晓无法拉开领导模块释放力量,而被惊破天命令扫荡队“分尸”时,他的芯中比起对死亡的恐惧,更多的是一种绝望“对不起,我无法释放领导模块,无法照亮黑暗。无法替你照顾并领导博派。对不起哥哥,我又让你失望了。“

 

TBC

 

 

 

Wonthe victory but it doesn't make any sense,(赢了胜利,却没有任何意义)
It'll take a lot more than rage and conflict.(它只会带来更多的愤怒和冲突。)

It'lltake a lot more than hurt and guns(它带来的远超过伤害和暴力)
A  whole lot more than riches and muscle.(远超过财富和力量)

Ilooked at their homes fall, many sparks are extinguished(我看着家园陨落,许多火种被熄灭)

YET I still helplessly in the abyss.(然而我却依旧无助地徘徊在深渊中)

BY UltraMagnus(通天晓)

 

 

对于热破这个能够轻松拉开领袖模块的年轻人,比起羡慕通天晓更多的是惋惜。其实补天士已经是一名堪称完美的博派战士和领袖,但可悲的是擎天柱更伟大,让生活在前任领袖阴影中的补天士总是无法真正做回自己。只有通天晓才知道这位表面阳光的领袖是有多痛苦,补天士做为战争英雄成为新的汽车人领袖继承擎天柱遗志开始对家园的重建。但繁重的领导事务让他感到十分疲倦,深深的责任感却让他丝毫不能松懈。

 

补天士能够得到了领袖模块的认同,通天晓感到了安慰,至少领袖后继有人了。通天晓逐渐将注意力转到了补天士的身上,连同对大哥的思念一起。或许对通天晓来说,全力支持补天士是最好的救赎,可后来发展就失控了。2个活在前任领袖阴影中的机晚上在充电床上反复相互舔着伤口,用对方的机体来填补自己越发空虚的芯。

 

当补天士看到自己心爱的誓死守护的家乡再次被炸毁后,补天士终于奔溃了,这一次他没有留下而是他选择了逃离。他在不与通天晓协商的情况下将领袖位置让于巨无霸福特后,随后与杯子、啰嗦一起乘坐太空船远航。

 

“补天士”

“不,老通(Magnus)。请你留在福特身边。作为继承擎天柱的领袖,我已经无颜面对这一切。我请求请你继续守护着这一切。对不起,请原谅我最后一次的任性。通天晓(Ultra Magnus)”

 

补天士,其实我想和你一起走。将未说出的话永远的留在了芯里,通天晓静静的看着载着补天士的飞船离开,默默的转身回到了基地继续工作。

 

TBC

 

 

Primes, Primes, what have Idone?(普神啊,我都做了些什么)
I've face the quakes, the slaughter, the war(我曾勇敢的面对颤抖、杀戮和战争)
I've conquered me and crime(我已战胜了自己和罪恶)

Why can't I over this abyss?(为何我却仍无法跨越那片深渊)

You are my last time the last light(你是我穷途末路的生命中最后一道光)

 

BYUltra Magnus(通天晓)

 

 

遇到六面兽后,通天晓曾经一度以为自己患上了碳基所说“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那种情绪他说不出是什么,也许是恨也许是爱?当被处于死机模式重启后的通天晓看到六面兽,第一想法就是想死。随后而来的遭遇也确实印证了他的想法,是的,他被这个残忍的六变禽兽给强拆了。

也许他留着我的命就是为了把我活活折磨死吧,通天晓猜测到。但每次强拆后,六面兽都会小心翼翼的修复通天晓装甲上的破损。如果强拆时通天晓反抗的稍弱点,六面兽的动作也会变得相对温柔点。他修复我就是为了拆起来更带劲吗?通天晓再次进行推测,但他机体逐渐被修复是事实,六面兽的强拆也越来越温柔,温柔的有点接近于情人间的对接。但更令通天晓恐惧的是,他已经越来越习惯六面兽,不管是机体还是日常。

 

随着接触的越久,通天晓发现与战场上那个残忍嗜血的六面兽不同,平时的六面兽其实是个很纯粹的TF,他对待事物都是依靠来源于火种的本能,从不考虑为什么就直接按照想法去做,配合着过于强悍的实力。所以六面兽很清楚自己要什么,该如何得到。也从来不去耍什么小心眼。

 

收到狂博2派领袖对宇宙传来战争结束呼唤流离的同胞回家的讯息,通天晓微笑了。因为他想起了曾经六变对他所说过最温柔的真心话。

 “留在我身边,Magnus”

 

 

TBC

 

 

Open your heart and hands, myson,(伸出双手敞开心胸,我的孩子)
Or you'll never make it over this abyss(否则你永远渡过不了这片深渊)

Must be till all are one(必须万众一心)

And Together we'll over the abyss.(我们才能跨过这片深渊

BYPrimes(普神)

 

 

硅基的生命太漫长了,一生一世一双机似乎只能是个美好的梦想。战火无情,白头偕老也是奢望。每一段感情都是一个时代的纪念,不论是战前懵懂的好感,战时迸发的激情,硝烟中断裂的链结,阵营敌对的煎熬,或者随着时光淡化的无奈。至少曾经在一起。

 

通天晓将自己这一机生最单纯的倾慕奉献给了擎天柱,最复杂的感情交给了补天士,最终的陪伴留给了六面兽。

 

END


评论
热度(19)

© 小米是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