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之诗(击红be文,TFP背景)

看了牛奶大的《夜鹰之梦》之梦后,我思考了半天关于击倒是飞机的设定是否合理,然后我听了好几遍第8集小红说的话“Never understood why any self-respecting Decepticon would chooseautomobile as his vehicle mode, when it could have flight.”(真想不通,一个有自尊的霸天虎怎么会选择汽车当做伪装形态呢?选飞机不是更潇洒吗?)

 

when it could have flight.直接翻译是“当它可以飞行”,英语一向很明确中心很直接(换句太直接),所以小红绝对不会对一个不能飞的轮子这么说。故我此次文的设定采用了牛奶大的很多设定。下面是牛奶大的设定授权以及我所借用的设定说明。此次文从小红被巨狰狞玩死开始。

 

 

  1. 击倒是飞机,出生于青丘,并且诞生于青丘毁灭之日

  2. 霸天虎把青丘给屠城

  3. 小红被巨狰狞给活活玩死

  4. 航炮是青丘最后的特产




“击。。。倒。。”红蜘蛛看到击倒后,原本已经黯淡了的光学镜开始忽明忽暗起来。他费力的转动了头雕的方向,努力想要呼唤着眼前TF的名字。但口腔和喉部的严重伤势让他的发生器吐露出的只是支离破碎的声音

 “如果你不想继续痛苦的话,建议你就少做让自己难受的事情,比如闭嘴” 已经没有救了,巨狰狞撕扯掉了他身上所有能被扯下来的东西用来装饰王座。红蜘蛛的火种舱已经完全爆开,越来越小的火种摇摇欲坠仿佛随时会熄灭。他们残忍的给红蜘蛛留了一口气,把他固定在能眼看着一切的位置,可怜的红蜘蛛只有到流干能量才得到安宁。蹲着的击倒眯起红色的光学镜的看着眼前红蜘蛛的惨状,嘴角邪魅的往上翘了。他摸到了红蜘蛛颈部的管线,只要再用力一下,掐灭的管线就不再供能,那样红蜘蛛就可以提早结束痛苦了。

 

“击倒。。。我知道你是谁。。。我知道你。。本来的模样。”红蜘蛛无视了医官的建议,看着一向优雅的医官瞪大了光学镜,聚焦点急速缩小。那是被发现秘密的惊恐。

 

“呵,没有想到你有调查别人隐私的习惯啊。我尊敬的红蜘蛛殿下”击倒很快恢复平时的那副的常态,他将手抽离开了。“本来看来一起为霸天虎服务这么多年的份上,想给你个痛快。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既然你知道一切,那么我们接下来的沟通就方便多了。红蜘蛛你知道吗。你让我很爱你也让我很恨你,”击倒绷起来的那张一直保持着微笑的脸,用包含怨恨的猩红双眼仇视着红蜘蛛,或者说只剩下三分之一躯干的红蜘蛛。“我爱你,我们都发自内芯的爱戴着身为领主的你,那种爱不亚于对普神的信仰。但我也恨你,恨着你可以毫不在乎的对着毁掉故乡的罪魁祸首可悲的摇尾乞怜。恨着你如同跳梁小丑般的夸张献媚。”

 

“击。。倒。。。身为领主的我。。。知道青丘每个子民。。的名字与样子,哪怕是。。刚出生的。。幼生体。你是在青丘毁灭。。。那日最后。。。诞生的孩子,青丘。。唯一的幸存者。那夜。。。我没有抵抗。。。直接带着军队。。。投降,我真的是想让你们。。。能够活下去,但却换来了。。。青丘的陨落。我努力争取到副官。。。的位置只想保护。。。追随我的SEEKERS们可以在军队中。。。避免被拆的命运,而我最大的梦想。。。是聚齐幸存者们。。。重建我们的故乡。”

 

“。。。。小红(Screamer),你知道吗。我喜欢飙车并不是追求碳基的新鲜刺激,而是飙车的那种感觉让我好像回到在空中飞的感觉。”击倒静静的听完红蜘蛛这辈子恐怕是真诚的内芯话后,他重新抱起了已经逐渐变冷的红蜘蛛。

 

“谢谢。。。你,击倒”红蜘蛛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击倒快速的掐灭了他颈部的管线,红蜘蛛的火种最后闪耀了下熄灭了,那双曾经透露着阴险狡诈的光学镜也彻底黯淡了。

 

击倒从王座上拿起属于红蜘蛛的航炮放进了自己的子空间。那最老式的单发导弹,恐怕是红蜘蛛从故乡带来唯一一点东西吧。击倒深深的看了眼塞伯坦的天空,CPU中思索着是否要在汇报中写上“红蜘蛛是笑着回归火种源“这一段。

 

鸟儿们早已经一个个死去,只留下了一只失去了翅膀的小鸟,但折翼了的鸟儿他还是鸟儿吗?

END



评论
热度(14)

© 小米是只猫 | Powered by LOFTER